古典針法傳入台灣傳承錄~張縉教授部分 2019年11月01日

    用這個標題,可能不少人會有意見,我在網誌『「同精導氣」針法 臨床應用』,提過多年來始終認為,與我接觸到的多個大陸名門大派相比較,網路上流傳台灣四大派中的兩個派,其實根本沒傳進台灣,或許是我見識淺薄,在古書或針灸教科書上的“燒山火”、“透天涼”、“飛經走氣”等等眾多古典針法,在求學或教學醫院受訓過程中,從來都未曾見過,也未曾聽聞過哪邊的專家前輩,『真正』會操作出這些絕技,當然就更不必盤算,要找哪位老師才能學得會。一直到2007年黑龍江張縉教授,2008年甘肅方曉麗教授,來長庚紀念醫院講學之後,才讓我真正開了眼界,能夠一窺針灸名門大派的堂奧,進而能夠登堂入室,讓這些古典針法傳入且留在台灣。


    上個月928日,特地到浙江衢州,參加了張縉教授的九十華誕壽宴,(見網誌『張縉教授九十華誕  中醫針灸弟子傳承文集』),兩天後的930日,張縉老師身邊的車延萍車姐,微信傳來語音訊息,大致是說:“你再好好準備一下,下一步我們要出一本弟子傳承錄。側重在,怎麼傳承,如何傳承。你那資料已經比較多了,把一些東西,到時候再完善一下。再說,當時老師看完你那底稿吧,就說嗯,還是薛宏昇整的行。”,(她說的底稿,是指七月份我為張縉老師九十華誕文集寫的文章)。

當時最後一句話聽不清楚,請車姐再說清楚一點,她回說:『老師說還是薛宏昇整的比較清晰和系統。邏輯、思維概念比較強,做事的框架、體系,都是延續下去了,老師昨天拿着你這個底稿跟我們講,我說你看薛宏昇,從他理順這件事情的時候,第一點是如何跟你結緣的,第二點,我是如何學習的,第三點,張縉老師是如何教的,第四點,我是如何做的,他就把自己點說得很清晰,用圖片和文字,它不是光用圖片,變成了圖片,穿插的也挺好的,我覺得嗯,老師用你這個又給我們當時講了一個案例。』。

    還記得先前,『張縉90生日-弟子祝壽文集籌備組』微信群中,車姐在2019年0727日,貼照片說:『這是老師已經看完的弟子文章,老師看後很高興,認為弟子們都是在臨床上真正在應用手法做了才能寫出這樣的文章!』


2019年88日車姐又貼照片說:『老師己經在看稿了』


    兩張照片中,張縉老師都是在看我寫的文稿耶!邊竊喜又邊擔心其他同門生會吃味。聽了車姐轉述張縉老師前面的評論,我自己再把文稿拿出來重看,當時車姐認為我寫得很客氣很保守,她曾經建議我可以再盡量發揮,但我覺得點到為止就好吧。重看後仍覺得,不就是記流水帳似的,依著年代順序從頭到尾,把與張縉老師的互動過程忠實紀錄,但經過張縉老師對文稿的這番分析,還真的好像有點道理。

從古典針法傳入台灣傳承錄的觀點,這文稿對於往後的學生,仍然有很大的參考價值。這篇網誌結尾,我把那篇記事文稿,附在後面,而浙江衢州發行的紙本,由手機隨手拍的照片,則附在最底下,讓有興趣的人參考。

向張縉老師學習,大家聽完一樣的課,其中回家後,拼命練針的人,有了心得體悟之後,就能掌握針刺手法,在練針過程,心裡逐步明白奧妙在哪裡,點滴體會老師在教導基本功時,許多朗朗上口的口訣,一點一滴的在練扎針過程中浮現出來,就會深深感念老師的無私教導。

但有更大一群人,總猜想還有什麼是老師沒講的,拿攝影機錄製老師所有的手部動作,企圖找到什麼神秘的蛛絲馬跡,但沒有自己動手苦練,或是不願意將時間,花在這看似平淡無奇的基本功,最後,掌握不了基本功,當然也就掌握不了針刺手法,大多數會私下埋怨老師什麼都沒教,而且,企圖心越強的,埋怨的越厲害,而一般人沒練基本功,掌握不了針刺手法,自然慢慢地就淡出這個針刺手法領域。

在網誌『即將登場的美國舊金山客座教學課程!』,提到的,這邊再用來結尾:『藉由與張縉教授、方曉麗教授、管遵惠教授等,多位針灸大師的教導、點滴傳承,並與眾多著名針灸門派前輩交流、薰陶下的心得累積。四天密集課程,在有限的時間中,帶給大家最多的信息量,希望能藉此拋磚引玉,從典籍中繼續挖掘更多質樸、靈巧、俐落、效宏的古典針刺技法。』

-------------


台灣拜師弟子

首屆國際傳承班

-------------

張縉教授九十華誕 記事

弟子:薛宏昇  - 張縉教授學術主要傳承人
世針聯第一屆國際傳承班/2007年拜師(台北)  
[註:這兩行是編輯加的]

張縉老師九十華誕在即,張老師眾多弟子,由各地透過微信祝壽,不由得讓我想起,從2007年起,追尋張縉老師學習針刺手法的往事。

    20071月,我當時擔任長庚紀念醫院中醫針灸科主任,想要代表單位邀請張縉老師到長庚紀念醫院,講學教授針刺手法絕技,但是從書籍與網路蒐集資料,卻苦無聯繫方式,曾經直接打電話到黑龍江省中醫研究院,希望能夠要到老師的聯繫方式,電話在輾轉轉接數位承辦人員,最後只被告知,若要邀請張老師講學,就直接寄送公文到黑龍江省中醫研究院吧,這就非常困難了,依照以往經驗,有些老教授講話鄉音很重,讓人完全聽不懂,我希望先能與老師通話,起碼要聽得懂他講的普通話吧,其次,長庚紀念醫院這麼大的單位,手邊沒有任何老師的資料,也不可能讓醫院同意發出公文啊。隨後我針對網路上蒐集張縉老師在研討會出席過的訊息,發送不下1-2十封電子郵件給每個承辦單位,經過兩個月的尋找都毫無回音,總算在20073月,收到孫霄冰教授的回信,他幫忙促成與加拿大安省中醫學院院長吳濱江教授的聯繫,才能開始展開後續邀請張縉老師來台講學事宜。

2007912日起,到1110日,張縉老師來台灣長庚紀念醫院講學兩個月,指導傳統針刺手法及其臨床應用。老師搭機來台之前一星期,長庚紀念醫院在20070906日宴請暑假來長庚大學授課的十位大陸教授,當時還是成都中醫藥大學副校長的梁繁榮教授說,「張縉教授,是我的老師。曾經在黑龍江向張縉教授學過一年,並與吳濱江院長熟識。」,而南景禎主任則說「張縉教授,也是我的老師。」


當時搭飛機不像現在可以從哈爾濱直接飛到台北,老師一早先從哈爾濱飛到北京,從北京轉飛香港,再從香港飛到台北,我們晚上在機場等了非常久,比預定時間延遲了好久之後,2007091223:30,總算接到老師與師母,才獲悉老師在轉機過程,行李沒有跟上,辦理登記行李未到手續花了很長時間。我們要帶老師與師母去採購隨身衣物等,老師很客氣不願意再多麻煩,一直到兩天後才領回行李。

非常感謝能有這種機緣,在張縉老師教導之下,連續兩個月的講學,真正的重新開始學習傳統針刺手法,我們有五位醫師向老師拜師,在張縉老師耳提面命、口傳心授、點滴傳承之下,深刻扎實的去體會傳統針刺手法之奧秘。為了顧及許多醫師有門診業務,當時分成兩組時間授課,老師以六十學時的時間,分別講授『張縉教授針刺手法學術講稿 [G]. 2002, 哈爾濱黑龍江省中醫研究院』主要教材,並配合了針灸大成的原文旁徵博引,在那段時間,還分別以一星期的時間,遠赴基隆市與高雄市的長庚紀念醫院分院,針對中醫部門同仁講學。




藉由張縉老師不厭其煩,針對針灸典籍講學引導,傳承楊繼洲的博採眾長、匯同考異精神,從各種針灸典籍中溯其源、窮其流,以探究古人立法之意與後世變法之弊,借由旁通數法之原,窺先聖之心,體會奇正之奧。老師許多的教誨,我都還記得一清二楚,第一天老師就告訴我「我上的課多聽幾次,不是只聽一次就能聽出什麼」,第一次到各主治醫師門診,瞭解這邊情況時說的「現在都用管針拍針,拍到後來,手法都沒了。」,上課時提到的「這些都是我在整「針灸大成」時拿到手的。」、「卷二到卷四,這些手法,夠了」,而當張縉老師快要離開台灣時,是我覺得最失落的時候,因為當時覺得還沒有學會老師的絕技,心裡覺得「難道就只有這樣嗎?」,當時老師還花時間鼓舞我,並舉『葉公好龍』的成語故事,對我說「你要有信心,不然何必費這麼大的勁,把我從哈爾濱找來」,老師回哈爾濱之後,我在苦練基本功與各種針刺手法之餘,每當有新的心得體悟,就常會打電話向老師報告,2008年曾經問老師難道不能把一些東西,在上課時講更清楚嗎?事後我費了好大勁花了好大精神才體會到某某觀念就是如何如何,老師回答我說「我已經教給你們一把最正確的鑰匙(把寶庫打開?)」,這又給了我很大的啓發。原來張縉老師教給我們的,似乎不是只有取熱取涼與飛經走氣的「技術」而已,而是借由這個教導取熱取涼、飛經走氣的過程,讓我們學到從《針灸大成》挖出寶藏的能力!也漸漸明白了需要反覆咀嚼琢磨《內經》、《針灸大成》、《金針賦》、《標幽賦》,才能體悟出典籍記載文字以外的奧秘。

    我在20089月,寫信告訴老師,經過苦練基本功,在門診臨床經過許多實踐後,總算能夠輕巧的在病人身上做出「過眼熱」,沒想到張縉老師在隨後的數篇文章,介紹基本功時,總會提到這件事情,讓我感覺非常受寵若驚。20100813日,到敦煌參加「2010年敦煌國際針法灸法技術演示暨學術大會」,當張縉老師在數百位專家與會的現場演示時,沒想到又突然提到長庚紀念醫院講學的事情,並臨時要我上台分享心得,當時真是突來的驚奇考驗。



在寫作「龍虎交戰」論文時,數度讓老師指導修改論文,當20120509日,由談太鵬師弟,從黑龍江寄來張縉教授親手修改的文章手稿共13頁,真是如獲至寶,老師提到「你的「龍虎交戰」論文寫的很好,我也受到不少啓發,看來你在針刺手法研究上是下了很大功夫,也是很有成績的。」,讓我獲得很大鼓舞,20121111日在北京中醫藥大學針灸推拿學院建院30週年慶典暨第三屆國際針灸推拿學術研討會,再次遇到張縉老師,又獲得老師不少的當面教導提點。20130720日,再度收到張縉教授修改文章手稿,老師說「你文章上的資料很有價值,千萬要成幾篇文,把你文章上所收集到的材料,再進一步,真正吃透,還能做出來,那可就真是「大師」水平了。後來在2013年的《中國針灸》雜誌發表了這篇『「龍虎交戰」與「子午補瀉」針法的操作和綜合應用』。




    20143月台北市中醫師公會,邀請張縉教授再度來台,參加台北國際中醫藥學術論壇,發表大會演講以及講授針刺手法課程,又有十幾位醫師向老師拜師,其中領頭拜師的是當時中國中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副院長孫茂峰教授,孫教授現在為中國中醫藥大學中醫學院院長。接著有幸參與20140615日在哈爾濱,世界針聯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中醫針灸傳承工作委員會成立大會(首屆傳承班),並於20160617日在北京舉行,世界針聯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「中醫針灸」首屆國際傳承班畢業典禮。隨後並透過劉高峰師弟,讓老師指導修改文章,並將『學習張縉教授針刺手法臨床心得體會』發表在2017年的《中國針灸》雜誌。2017125~7日又獲吳濱江院長之邀,於針聖故里衢州舉辦的楊繼洲針灸手法論壇-名家講堂,向大家講了這個『學習張縉教授針刺手法臨床心得體會』。



   


    在張縉老師的教導之下,近年來除了在台灣地區有不少的演講演示邀約,到處講授推廣古典針刺補瀉手法,並曾經在201411月受邀遠赴巴西聖保羅講授《標幽賦》、《金針賦》針法, 在201511月應王麟鵬教授邀請,於「2015京城針灸名家學術研討會暨海峽兩岸學術聯誼會」 演講「針刺手法學習傳承與臨床經驗」,近期則是獲美國舊金山加州五系中醫藥大學博士班的邀請,將於2019920日~23日赴舊金山,講授四整天的「古典針刺補瀉」課程。


老師在2007年,曾經說過,「我能夠在針刺手法方面,做到今天這種局面,那是因為我的靈性與悟性比別人強。」,後來我體悟到,老師說的這個「靈性與悟性」,不就是《靈樞.官能篇》的「語徐而安靜,手巧而心審諦者,可使行鍼艾。」, 能有以上種種機緣,從老師不斷的循循善誘親身教導,逐漸地體會《針灸大成》中的針刺手法玄機,要衷心感謝張縉老師的諄諄教誨,使我在針刺手法、針灸經典學習獲益良多!

值此 張縉老師 九十大壽之際,恭祝老師“生日快樂,福如東海, 壽比南山 ! 

弟子:薛宏昇  - 張縉教授學術主要傳承人            
世針聯第一屆國際傳承班/2007年拜師(台北) 

-------------


     

  

 





薛宏昇  薛宏昇中醫診所
地址: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2414號六樓
電話:(02)2366-0111
預約掛號網址 http://shs.tcm.tw/index06.php
粉絲專頁:  http://fb.me/shstcm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薛宏昇中醫診所與醫師簡介

薛宏昇中醫診所 交通指引_ 地圖說明 2020/4/15

2019/4/20 (六) 年代聚焦2.0 高文音時間~ 中醫師薛宏昇

薛宏昇中醫診所 新地址 _ 地圖指引

耳鳴 / 聽力減退 與 針灸治療 2018年12月28日

針灸氣機調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