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, 2018的文章

針灸市場,少一些江湖,多一些學術? 2018年09月30日

圖片
 最近,接了一些新的病患,是因為腦中風後遺症,而來診所就醫的,在詢問主訴病情的過程中,竟然不止一位病患,主動向我提到,在腦中風發病初期,因為焦急無助,依據網路上查找的訊息,找了昂貴的名醫們自費治療,無論是針灸、埋線,或是中藥,都花費了不少銀兩,更遑論排隊掛號就醫的不便。 病患抱怨,如果花了鉅額費用能夠解決問題,那也就算了。可是腦中風這種病症,短時間無法有大進步,需要慢慢治療,如果不是收高額的費用,經濟能夠承擔,那也就還好,但他看到的,可是有很多人經濟是有問題的。 我只能回應,當初是您自行選擇某位名醫的吧?就醫時價錢也都很清楚吧?沒有人強迫您去吧?掛號排隊都是自願的啊? 病患又說,各種資訊把名醫塑造成神醫,這麼多病患,且又收取鉅額自費費用,誰能預期會是這樣 ……  到這邊,我就無法再接話,只能轉換話題,繼續詢問病情重點了。 還在長庚醫院服務時,不只針灸門診有大量的腦中風後遺症病患,桃園長庚醫院,由於是西醫復健科病房的大本營,以前的黃美涓院長還幾次提到,復健科的病人絕大多數都會診中醫針灸,針灸幾乎像是全民運動一樣,當時偶爾會有一些不符合健保條件的,不願意多花一次幾百塊的價錢扎針,但也還真的沒想到,在外面的江湖,鉅額自費費用會是針灸病患的難題。     在 2018 年 9 月 9 日的『信心 信任 與 良善』,我稍微點到一些些這個話題,但也不便多說什麼,最近的腦中風病患,不止一位,主動且直接地,向我談論這個話題,讓我聯想到網路上看到的一句話,『江湖行路,義字當頭:少一點套路,就多一點真誠』。     劉保延教授在 2018 年 1 月《中國針灸》雜誌,所刊登的一篇文章,提到『要淨化針灸市場,少一些江湖,多一些學術;並通過大量有效的科普活動讓老百姓瞭解針灸、體驗針灸,受益於針灸。』 是的,針灸市場,或許真的應該要『少一些江湖,多一些學術』,確切的發揮『針灸』:『 簡 』、『便』、『效』、『廉』的特性,才真正能讓廣大民眾受益於針灸。 至於『腦中風』的針灸治療,又要另外再聊了。 ………..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XFLqcqYTbnAVXRVENc4uoA 必須充分發揮政產學研金協同整合的作用,以臨床療效為基礎、以高質量臨床證據為牽引,創新機制完善體制,政府引導,社會力量

失智、阿茲海默症 針灸治療 2018年09月22日

圖片
昨天, 2018 年 9 月 21 日,是『 921 國際失智症日』,大部分人大概只會聽過 921 大地震,而不會聽說過什麼叫『 921 國際失智症日』。但是,失智症患者,可能不少人遇見過,甚至在親朋好友間經歷過,在針灸科門診,失智症比較少被強調,那針灸有沒有用呢? 以前我遇過不少,現今最近的這一位,是美國舊金山『加州五系中醫藥大學 Five Branches University 』 George 路基雄老師,輾轉介紹來的,原本在台北長庚醫院扎了一陣子,今年八月我離開長庚醫院後,他的太太覺得,後面接手的醫師針灸後,她先生的記憶力 / 反應等,沒有我扎的時候好,女兒從舊金山回台灣度假,就又帶來我的診所找我扎針,當時連我自己也不禁好奇的問,失智、阿茲海默症的先生,就只有幾次是別人扎的,會有什麼不一樣嗎?他太太認為我先前扎了以後,記憶力部分改善明顯,後面的醫師接手後又衰退了,於是又特地找到我這邊來。 到底用針灸治療失智症、阿茲海默症、血管性癡呆 .. 等,有沒有文獻證實它的療效或機轉呢?有的,無論是 SCI 文獻或大陸的中文期刊、中醫藥或中西醫配合治療失智症,文獻都有的,連我深受張縉教授影響,常常喜歡引用的『針灸大成』,隨手都可查到不少用穴指引,這幾個部分,以及失智症相關資訊,就放到文後,有興趣 / 耐性的人再往下看。 也就在昨天『 921 國際失智症日』,每年拿她的繪畫作品年曆來給我的 X 老師,聊到她的姊姊,後來罹患老年癡呆症,現在住在陽明山上的安養院,誰也不認得,還把她認成是她兒子的妹妹。 2012 年 3 月,她的姊姊因為坐骨神經痛來找我,閒暇時常寫毛筆字,曾經送過我一幅聖經上的話語,往事仍歷歷在目,實在無法與“誰也不認得”做聯想。希望大家都能過得無憂無慮,但是千萬不要有失智症! 《針灸大成》 -------------- 1.【標幽賦】:“用大鐘治心內之呆痴”、  2.【玉龍賦】:“神門治呆痴笑咷”,  3.【通玄指要賦】:“神門去心性之呆痴”  4.【玉龍歌】:“痴呆之症不堪親,不識尊卑枉罵人,神門獨治痴呆病,轉手骨開得穴真。” 5.【十二經井穴】:手少陰井:少衝:…呆痴忘事… 6.【八脈圖並治症穴】:心性呆痴,悲泣不已:必先取內關為主,次取各穴應之,…..“通里後谿神門大鐘。”

燒山火、飛經走氣、過眼熱、扎針通大周天 2018年8月17日

周芷佑 和 薛宏昇 在 薛宏昇中醫診所 8 月 17 日  ·  台北市 那天去拜訪老師體驗了燒山火、飛經走氣、過眼熱、扎針通大周天 機會難得,即便是平常外面的課程都很難看的到,所以想說分享一下當天的體驗心得 “ 出針 ” 、 “ 入針 ” 和 “ 行針 ” 的過程書內有寫,但其操作技巧都在書外,只有悟出其 “ 深層次含意 ” ,才能在臨床上效的使用燒山火與透天涼兩種手法。 老師那天用的是提按的方式用支溝來演示燒山火,第一步得氣後,微微 " 按 " 帶力進針,有股暖流由手至頭溫馴的走過,有一個寬度而非絲絲細流,我想這就是功力了 當下體會到《金針賦》中 " 重沉豆許曰按 "  的含意,書上的敘述就這樣在眼前出現,心中自然激動。 老師做飛經走氣時押手的方式不是一個死力往下壓,而是配合運針的方向,雙手協調配合而做到飛經走氣,中間依然維持得氣,那力是個巧勁。 過眼熱是鄭式針灸中的經典,大概類似提到川菜,大家會想到水煮牛肉或是麻婆豆腐那種感覺,那天真的很幸運有體會到了,穴取風池,一樣做提按,只見溫熱感從眼底往前冒,亦如書上所說。三年前看過方曉麗來台上課的示範而那天我經自體會的當下,只能說激動到一個不行。 扎針通大周天,除了必誠老師示範過之外這次是我第二次體會到,穴選支溝,老師持針手,拇食指緊握針柄,慢慢向下插針(徐入),插針時力度要大(緊按),拇指用力向前捻針,一開始感受上一樣由手走頭,但是在手軸到肩膀的時候,路分成兩條,一個明顯走手少陽,一個卻是走往胸口 ( 比較是胸腔內的感覺 ) ,然後胸腔那邊似雲霧的感覺慢慢地往下跑,同時體壁兩側則是帶狀依舊能歸類成膽經循行的感受,再捻幾下那感覺就傳到足大指,溫熱感又湧泉停一陣子後,走足三陰往腹部,爾後那感覺到丹田位置一個走任脈另一路往腹內往命門方向走,更之後從命門出走膀胱經,督脈只感覺整個背部很溫暖,再來就走回手陽面回到原點。 謝謝宏昇老師讓我能體驗到這麼多,當下真的覺得書上讀過不如實際看一遍,但這還不如實際體會一次更深刻。 也難怪這都是用師帶徒、父傳子方式來口傳心授,手把手傳承下去的,謝謝老師幾乎是用帶徒的方式來演示,我會再多磨練把這些學起來的。 薛宏昇 於 薛宏昇中醫診所 地址: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 24 巷 14 號六樓 電話: (02)2366-0111

針灸 手把手教學 2018年08月30日

圖片
     昨天早上,承蒙大學時代學長,陳必誠教授推薦聯繫,陳教授讓他的兩位研究所國際學生,來自新加坡的黃惠萍,與巴西的李彥螢,在即將畢業回國之際,有機會能從台中來台北,交流針灸的針刺手法。     他們真的是很認真的學生,來之前就已經先用 Line 傳了一張大綱表,希望能夠看到哪些術式的操作,我也在 Line 說了,真正的針刺手法思路與操作,不見得是大家對教科書的那些理解。     幫新加坡的黃惠萍操作針刺補法,巴西的李彥螢,很疑惑的在旁邊問問題,不管怎麼解說,她都無法釋疑,我讓李彥螢直接幫黃惠萍操作針刺補法,邊修正她操作過程的動作細節,不久,李彥螢突然恍然大悟的說,喔 …… 我知道了 ……. 。嗯,這一直都是必經的過程,手把手教學!相信他們回到新加坡與巴西,還會記得這個學習過程的。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     在這麼多年的教學經驗,針灸是屬於知識型與技術型結合的學門,往往明於書未必明於心,明於心未必明於手,手下會了,不見得能在臨床發揮療效,在每一個環節都存在許許多多的『檻』,要過這些『檻』,則因每個人的『悟性』、『努力』、『機遇』不同,『專注性』、『自覺學習』和『刻苦鑽研精神』的不同,在學習過程完全會有不同的結果,通常,大家剛開始學習時,很火熱,但堅持不了多久,就逐漸陸續失去耐性了。     而且,在教學過程中,存在一個很奇特,且屢試不爽的現象; 1. 我在 A 身上扎針示範,把所有的操作細節,講得一清二楚, A 與旁邊的 B 都表示聽懂了。 2. 當換成 A 幫 B 做同樣的操作, A 卻做不出來,我費了一些勁,讓 A 稍微掌握住其中訣竅, A 與被扎的 B ,都表示看懂了,也學會了。 3. 但是再換 B 幫 A 做相同的操作,卻仍然做不出來,仍然會犯一樣的錯誤。     因此,一對一,手把手的教學,是較合適的學習途徑,還必須互換扎針與被扎的角色,甚至教學的角色,才能驗證出,是否真正的學到某一種操作。     中醫典籍的文字,因為技術掌握程度,會影響到對典籍文字,理解程度的完全不同。也就是在『黃龍祥看針灸』書中,黃教授認為看針灸的門道,有幾點較深感悟: 第一:知識半徑與結構決定觀察所得, 第二:技術的失傳導致理解的迷失, 第三:理解才能相信。 薛宏昇於薛宏昇中醫診所 地址: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 24 巷 14 號六

坐骨神經痛、針灸、日本、地震、水災 2018年09月13日

圖片
日前有病人,『腰痛』、『坐骨神經痛』,西醫醫院的醫師,從影像檢查結果判斷,『脊椎』有問題,雖然接受復健拉腰治療,但仍舊非常痛,醫師甚至建議或許要開刀。 他們正在煩惱,與親戚一夥人,已經計畫很久的日本自助旅遊,兩星期後,到底能不能成行?還是要借個輪椅推著她一起去。因為腰臀部下肢太痛了走不動,她盤算著要放棄去日本,可是其他親友也會跟著她放棄,她焦急地問我,能不能用『針灸』治療看看? 針灸治療了2~3次之後,疼痛減緩了,她還是不放心,覺得無法承受在日本走這麼遠的路程,就在焦慮著急過程,出發前幾天接著兩次針灸治療後,她覺得疼痛改善了大部分,她『敢』去日本玩了。  一星期之後,她帶著日本點心回來,很高興能夠完成這趟日本東京自助旅遊,只是在抱怨她女兒規劃的路線太遠,要她一口氣走超過一小時,她們在那邊有看到大水災的新聞,由於天氣不好,她們看不見富士山,而她的親戚去北海道,遇到地震,困在那邊還飛不回來….。  網路上關於『坐骨神經痛』、『針灸』,有看不完的訊息,每位針灸醫師都會碰到不少成功治療案例,我曾經數次提過『坐骨神經痛』的『針灸』治療。關於『針灸』治療『坐骨神經痛』,的研究文獻。我所認識的大陸專家學者就有很多文章。馬鐵明教授(遼寧中醫藥大學針灸推拿學院院長),就發表了好幾篇,2015年我到成都參加大陸針灸教科書的編委會,馬鐵明教授是主編之一,整理了『針灸』治療『坐骨神經痛』在文獻上的思路,從不同取穴方法、不同針法、針刺與傳統中醫技術相聯合、針刺與現代醫學治療技術相聯合,四個角度進行綜述,提供給臨床醫師在治療上的參考。 薛宏昇 於 薛宏昇中醫診所 地址:台北市中正區忠孝東路一段 176 號4樓之二 電話: (02)2391-0111 預約掛號網址 http://shs.tcm.tw/index06.php 粉絲專頁 :   http://fb.me/shstcm 網誌: http://www.shstcm.tw

針灸治療眼病臨床應用規律分析

圖片
 在 2018 年 8 月份的『中國針灸』雜誌,刊登了一篇『針灸治療眼病臨床應用規律分析』,是由上海的學者智方圓 ,  黃琴峰 ,  趙越等人所發表。 這篇文章是循證醫學的寫法,並沒有個別疾病的治療細節,對於臨床醫師幫助不大,但仍可看出針灸治療眼病的概括。 薛宏昇 於 薛宏昇中醫診所 地址:台北市中正區忠孝東路一段 176 號4樓之二 電話: (02)2391-0111 預約掛號網址 http://shs.tcm.tw/index06.php 粉絲專頁 :   http://fb.me/shstcm 網誌: http://www.shstcm.tw

針灸 與 視網膜色素變性 (RP) part II 2018/9/07

    在臉書,2018/09/03 貼了一則,針灸 與 視網膜色素變性 (RP) 。 第二天,她再來針灸,問我說,你寫的是我嗎? 是啊,可是我不能寫你的名字,也不能寫那位醫師的名字,連地名,我都不好寫.... 談了幾句話之後,她說了一句: 『如果我有錢的話,還會再去加拿大』 是的,她說的,確實是: 『如果我有錢的話,還會再去加拿大』 這真的讓我很訝異!  在教學醫院待了二十幾年的中醫師,實在無法置信, 機票錢不算,以中藥加針灸來治療,十天一療程,要價6000美金。 或許把收費價錢,訂得高高的,可以激勵病患的決心吧。 這也讓我想起 電影《寂寞拍賣師》(The Best Offer),中,那位不可一世的拍賣師Virgil, Virgil的工作是鑑定藝術品、拍賣藝術品。 影片最後,Virgil只能跑到Claire曾說的一家餐廳,叫日復一日, Virgil在餐廳的最裡面位置坐下,望向門外, 影片的最後鏡頭,就是出現: 服務生來問他一個人嗎,他說他在等人。 時間的齒輪一刻一刻的轉動,Virgil仍抱著一絲希望。 薛宏昇 於 薛宏昇中醫診所 地址: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 24 巷 14 號六樓 電話: (02)2366-0111 預約掛號網址 http://shs.tcm.tw/index06.php 粉絲專頁 :   http://fb.me/shstcm 網誌: http://www.shstcm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