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, 2019的文章

張縉教授九十華誕 暨 中醫針灸弟子傳承文集 2019年09月30日

圖片
2019年9月23日到28日這一星期,在浙江省衢州市,世界針聯傳承委員會,舉辦國際傳承班的第五期開班授課,以及第三期的答辯、畢業典禮,吳濱江院長邀請我去幫忙授課,但稍早去舊金山授課(美國加州五系中醫藥大學博士班客座教學記聞),若再接著去衢州,停診時間太長了,吳濱江院長說,在2019年9月28日晚上,張縉教授九十華誕,家人答謝海內外同仁晚宴,希望張縉針法學術流派的八大主要傳承人,能夠一起公開亮相且發表感言,於是在舊金山鐵人講課行程之後,由老婆大人陪同,接著兩天一夜的衢州快閃行程。
我們一早五點多出門,先飛兩個小時到杭州,打車搭一小時到高鐵杭州東站,再搭高鐵一個多小時往衢州市,到了東方大酒店(衢江東方廣場),已經是下午三點鐘。有一大群人與張縉教授、吳濱江院長,到楊繼洲銅像處祭拜照相,我沒能跟上,但與河南高希言教授、劉高峰師弟聊了一陣子,接著與大家拍了大合照,以及張縉教授九十華誕晚宴。第二天,我們到衢州的南宗孔氏家廟一遊,就快閃回程了。後面附上幾張照片,可惜,與吳濱江院長、張慶濱教授見到面,與劉高峰只顧閒聊,都忘了要與他們照相了。
與會全體大合照
張縉教授中醫針灸弟子傳承文集,封面
張縉教授中醫針灸弟子傳承文集,第54頁:
在『五、對中醫針灸事業的貢獻』,『10、海外傳承,國寶級教授/針灸大師』,的最後幾行,記載:
『2014年,做為國寶級教授/針灸大師,張縉教授受邀參加台灣“第八十四屆國醫節暨第六屆台北國際中醫藥學術論壇”,台灣同道在介紹宣傳中奉他為“一代宗師”。』
在『六、學術流派的傳承』,前兩段記載: 『張縉針法學術流派的傳承有:家(嫡)傳8名;研究生系列85名(國內52名,國外33名);正式拜師者有255名(國內126名,海外129名);世界針聯“國際傳承班”五期75名;共計423名。
國內外具有代表性的八位主要傳承人:國際上有“布張、多吳、紐林”,即布達佩斯的張慶濱、多倫多的吳濱江、紐約的林榕生;國內不同地域有“哈王、上東、鄭高、衢劉、台薛”,即哈爾濱的王順、上海的東貴榮、鄭州的高希言、衢江的劉高峰、台北的薛宏昇。』
上海,東貴榮教授
河南高希言教授
美國林榕生教授
程寶書教授

張縉教授

美國加州五系中醫藥大學博士班客座教學記聞 2019年09月25日

圖片
上星期就告訴大家『即將登場的美國舊金山客座教學課程! 2019年9月16日』,2019年09月19日晚上飛抵舊金山,隔天早上起連上四整天課,9月23日傍晚上完課,校長、副校長餐敘後,路老師就送我到機場,今天(9月25日)早晨五點多回到桃園機場,趕回台北接續早上九點的門診,這次的鐵人行程,中間完全沒有力氣在臉書貼照片。
這次我經由路基雄老師,獲得五系中醫藥大學博士班邀請,針對中文博士班講課,因為我講的針灸課程內容,很難即時英文口譯,所以沒讓英文博士班學生參加,在四天上課過程,始終維持約五十多人上下的人數。

四天的課程進度很順利,完全依照表定大綱上課,第一天實作過程,我幫學生每個人示範何謂『重沉豆許曰按』的補法,讓每位學生體會被扎與扎人的感覺,並且一個一個糺正動作,這些反覆過程花了非常大精力。

第二天的實作難度更高,幫每個學生示範何謂『燒山火』這個江湖絕學,以往我所見過的大陸教授示範『燒山火』,每個都是在講學過程敲鑼打鼓,蓄勢待發,但等到實際操作時,頂多做個1-2人,或2-3人,就結束示範了,鑑於博士班的學生,都渴望能有實際體驗,於是我就索性一個接一個來者不拒,最後在一個多小時內,幫在場近乎於五十位博士生全都操作『燒山火』,只有幾位稍微不敏感,或得氣不好的學生感覺不到溫熱感,其餘大多數都能體會到這個難得的體驗,這種數量大概創下歷史紀錄了。只是在操作過程,不斷有不同學生想要發問問題,產生許多干擾,後來在與路老師會合的路上,學生又不停奪命連環問問題,問到後來我實在頭暈沒力氣講話,學生才不甘願的暫停發問。

第三天的課程,講課內容訊息量較多,示範時就只針對幾位同學,示範飛經走氣、通關交經、龍虎交戰,讓同學們見識藉由簡易的靈巧操作,讓古籍上的傳說實現在眼前,並且體會其臨床治療效果。

第四天的課程實作,是風池穴操作『過眼熱』,依舊是在一個多小時內,幫在場近乎於四、五十位博士生,全都操作風池『過眼熱』,這種操作數量,我很確定一定能創下歷史紀錄的。




在四天的講學過程,第一天晚上,時差讓我睡睡醒醒,後來總算一天比一天睡得更多更沉,但在9月23日清晨兩點多,接到大陸王富春教授的邀約,10月11-13日要再跑吉林長春一趟,又是一來一往聯絡,弄到睡不好覺,等到9月23日晚上到舊金山機場,又看到瑞士的微信群,登出明年的初步教學計畫,出現我的名字,奇幻旅程一個接一個,我毫不保留的到處撒種,希望能帶給針灸界…

「治病要穴」、「八脈八法」針法臨床應用 2019年09月01日

圖片
這幾次的連續課程,與『針灸大成』相關內容,全都是我個人的獨家闡釋心得,十幾年來邊在臨床驗證,邊在以前長庚的教學門診,一講再講,原本打算在九月份,舊金山加州五系中醫藥大學博士班,當上課材料,順便擴充內容,寫成一本書,再對外公開。
因為黃建榮理事長,透過蔡新富總幹事,一再邀約,邀到我不好意思拒絕,才提早在這一次,台北市中醫師公會的課程曝光,已經超過到美國講課四天內容的一半以上,與『針灸大成』相關內容,大部分都講了,只有最基本的單式手法,以及更高階的獨門心法,沒繼續鑽進去。但對來上課的醫師們而言,應該已經要很久時間,才能消化完畢,其它的內容,以後有機緣再說吧。
大部分醫師,『應該』是第一次,接觸到這麼『專業』級的針灸課程上法,(大陸的用語,水分不太多,絕大多數內容是乾貨,沒有灌水、混時間的意思),最基本的單式手法,往往大家會不想聽,不屑於聽,總覺得要花錢上課,就是要聽最難、最關鍵的那部份,因此這次排課,我也就把最難最關鍵的部分,全都先講了,但是稍入門之後,您就會發現,最基本的,反而是最難的,少了最基本的針灸功法,即使最關鍵的會了,能夠記在『心上』,但仍然很難落實到『手下』,這時,你才能體會到,為什麼『江湖』上,往往把最簡單的入門功法,擺在要先拜師入門後,才學得到看似最『簡單』最『無聊』的基本功法。
在上課時,我已經用開放的態度,明講大家一定要到前面,實際扎針體會,才學得到訣竅,在旁邊錄影,很認真的『看』,是『完全』『聽』不到任何東西的(針灸手把手教學2018年08月30日),但是大多數的人,仍然『聽』不進去我的忠告,不願意或不好意思走出來。所以,我常常在講,針刺手法的可傳承性,趨近於零!針刺手法的失傳,有其歷史上的必然性!問題不是出在有沒有人願意教,問題是出在有沒有人『願意』學,當然,大家都會說,我很『想』學啊,我很『願意』學啊,要下苦功,才是我認為的『願意』學,在場上課的醫師們,有非常多位非常有發展潛力,相信台北市中醫公會的這個課程,應該是舉辦的很有意義的!




薛宏昇於薛宏昇中醫診所 地址:台北市忠孝東路一段176號4樓之二
電話:(02)2391-0111 預約掛號網址http://shs.tcm.tw/index06.php
粉絲專頁:  http://fb.me/shstcm 網誌:http://www.shstcm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