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, 2019的文章

中19與中50,中醫傳承的層次?2019年05月26日

圖片
前陣子應許昇峰教授邀約,回台中母校,幫中醫大中醫系甲班大四同學做專題演講,原來六十位同學的正常上課時間,因我在台北門診而無法成行,經同學幾次聯絡,仍有約二十幾位同學,在準備國考之餘,仍希望能夠額外選訂在2019年5月25日星期六下午的時間,進行三小時的課程,
據說該班有不少的同學,已經聽過在台中慈濟2019/03/24的『重返古典針灸與經方醫學』以及2019/04/14在母校『溫通針法頭面五官疾患臨床應用』演講,十分嚮往並希望能親自體驗,當我知道這額外的課程,必須由參與的同學共同分攤相關費用後,基於同學們的熱心向學精神,還是決定在當天早上門診結束後,搭高鐵趕下去上課,當晚上再回到台北就累癱了,拖到現在補記上一點感想。
許昇峰教授是大我一屆的學長,我是中醫大中醫系第19屆的,現在的大四學生,是中醫系第50屆,差了31屆!通常一班六十位同學,將來選擇走中醫的人,大概也不會超過1-2十位,這二十幾位同學大概就是將來這一屆投注在中醫界的菁英了,負責聯繫的謝秉翰同學,還是我大兒子的國中同學,他再三詢問要先準備研讀哪些資料,並且傳給我同學們事先匯集的提問問題集,真的是非常的用心。
由於只有短短的幾小時,僅能就最關鍵的部分幫大家提點,在與學生互動的過程,相信同學們會受到很大程度的刺激與啟發,但關於提問集“如何學習(7題)、臨床思維(5題)、關於慈濟那場演講(5題)”,實在沒有時間可以一一提點,但這邊可以大略補充一下。
在我自己的學習過程,雖然很幸運能有機會與大陸的許多明師們有很多的互動,但其實在學習的過程,仍然是非常辛苦的,針灸是一門知識與技術結合的學科,並不是老師講一講,馬上就能了解就上手的,通常你聽了一小時課之後,你似乎覺得馬上會了,但那通常只是你自己粗淺的誤解,絕對不是老師們幾十年功力做出來的火侯,在後續不斷學習中,尋求答案的過程,到處查找相關文獻書籍,翻遍古今各流派相關資料,溯源窮流*、匯同考異、博采眾長,揣摩猜測老師的技術、醫理、醫道的過程,自然會累積非常巨大的學識與經驗,屆時再將疑惑與老師切磋討論,才能夠有較大的進步收穫,這過程會是一個點滴傳承的漫長終生學習。(*針灸大成楊繼洲:“不溯其源,則無以得古人立法之意,不窮其流,則何以知後世變法之弊。”)
我在各地的演講或演示,沒有一次是只講書上的死東西,而是從我覺得最關鍵最核心的部分,就分配時間來鋪陳,讓聽眾能有最大最豐富的收穫,…

特殊針法治療頭面部五官疾病 2019年05月21日

圖片
關於『頭面五官部、腦部疾病』與針灸的治療,已經介紹過非常多次,一定有人會猜,大概又是要介紹『溫通針法』,以及在電視上介紹過的『過眼熱』,答對了,就是要講類似這些的針法。
在針灸臨床治療中,需要補虛瀉實,對傳統針法中難度極大的「燒山火」、「透天涼」等重要針法,甘肅鄭氏針法學術流派的鄭毓琳,總結出簡化的『熱補手法』以及『涼瀉手法』。另外還有操作使針感傳到病處的『傳導法』,再把『熱補法』與『傳導法』結合,就成為『溫通針法』。在風池穴行使『溫通針法』,使針感傳到眼睛,簡化稱為『過眼熱』(請參考:過眼熱、溫通法在『頭面五官部、腦部疾病』的臨床應用);將『溫通針法』運用在天宗穴,稱為「穿胛熱」針法(請參考:特殊針法治療腦中風偏癱後遺症與五十肩);將『溫通針法』運用在大椎穴,稱為「通督熱」針法。
就只有這些針法嗎?用Google來查詢『鄭毓琳和他創立的熱涼補瀉與針刺八法』,會看到許多文章介紹,這些都是轉載『鄭毓琳和他創立的熱涼補瀉與針刺八法. In: 中國中醫藥報. 2010年2月26日,第四版』的內容,鄭毓琳除了總結出簡化的『熱補手法』以及『涼瀉手法』,除此之外,鄭毓琳根據《針灸大成》載「赤鳳迎源」、「青龍擺尾」、「蒼龜探穴」、「白虎搖頭」、「龍虎交戰」等按動物形象描述的補瀉手法,結合臨床,不斷揣摩,不斷實踐,總結出了八種臨床針刺補瀉手法,也就是所謂的「鄭氏家傳八法」:「二龍戲珠」、「金鈎釣魚」、「白蛇吐信」、「怪蟒翻身」、「金雞啄米」、「老驢拉磨」、「鼠爪刺」、「喜鵲登梅」。這些聽起來很炫的名字,以往在教學診中,如果是頭面部五官疾病,我常選用「二龍戲珠」、「金雞啄米」、「喜鵲登梅」…等。

如果要查詢中國期刊網的文章,最早是出現在『李志明, 吳希靖, 楊潤平, 王鳳玲, 鄭魁山: 鄭毓琳老師常用的八種針刺手法概述. 上海中醫藥雜志1962(06):32-33.』,後來在“鄭毓琳臨證金針,鄭魁山口述,田大哲等整理,人民衛生出版社,2014/12/01”,是收錄在第39頁到第44頁。
以上所提到的,都是甘肅鄭氏針法學術流派所發展出來的臨床應用,至於在『關於『自費特殊針法』門診』網誌尾段,我貼了三張上課ppt的截圖,分別是“傳統針刺手法的分類”、“楊繼洲『針灸大成』的複式手法”、“內經上的二十六種刺法”,都是臨床可以靈活選用的方法,如果有機會把步調再放慢一點,依據病情需求,『隨應而動』、『…

特殊針法治療腦中風偏癱後遺症與五十肩 2019年05月21日

圖片
太多人不斷提問,什麼是『特殊針法』,這篇網誌撇開『自費』這個話題,只就『特殊針法治療腦中風偏癱後遺症』來聊聊,在『關於『自費特殊針法』門診』、『腦中風後遺症,該選哪種針灸方式?』,曾經提過,『特殊針法』可以包括了不同的針刺手法、刺法、配穴方法、針刺工具、針刺順序、針刺流程、微針系統….等等。
我接觸的甘肅方曉麗教授,她曾經跟隨鄭魁山教授學習二十幾年,我接觸的另一位黑龍江張縉教授,則是受了鄭毓琳(鄭魁山教授的父親)的啟蒙,大家在查詢大陸的中醫文獻,多是使用中國期刊網(CNKI),許多醫院未購買較早年代的那部分資料庫使用權,因此較不容易找到較早由鄭毓琳指導的文章,這篇文末附上一篇文章的節錄,它的原文刊在“鄭魁山, 高從光, 張仲徽: 針灸治療20例腦血管意外后遺偏癱的初步觀察. 上海中醫藥雜志1963(09):32-34.”,後來在“鄭毓琳臨證金針,鄭魁山口述,田大哲等整理,人民衛生出版社,2014/12/01”,是收錄在第135頁到140頁。
所節錄的短短內容中,除了處方配穴,還用到了『燒山火』、『透天涼』、『溫通針法』,而將『溫通針法』運用在天宗穴,後來稱為「穿胛熱」針法,這邊也另附上「穿胛熱」針法的說明。將『溫通針法』運用在大椎穴,後來稱為「通督熱」針法。所以,在臨床上,除了大家所熟知的頭針療法、耳針甚至眼針、舌針等微針療法之外,還可以靈活選用這些傳統留下來的『特殊針法』。
對中風後肢體偏癱、痿軟和風濕痹症等,病在上肢部,取風池、大椎、大杼、肩髃、曲池、外關、合谷、後溪等;病在下肢部,取腎俞、關元俞、環跳、風市、陽陵泉、足三里、懸鐘、足臨泣等,治療時按順序由上而下依次針刺,用『溫通針法』,使熱感傳導至肢體遠端,起到活血通脈、恢復肢體運動功能的作用,稱之為「通經接氣法」。
------ 對風寒濕侵襲所致的上肢麻木疼痛和肩凝症等,取天宗穴為主施用溫通針法,使熱感傳導至肩部,起到散寒止痛的作用,稱為「穿胛熱」針法。 1.治療肩周炎   治法:患者取俯伏位,在天宗穴處用指壓法找到敏感點,左手拇指為押手,右手持1.5寸毫針直上斜刺1寸左右,得氣後即行溫通針法,使針感沿肩胛傳至肩關節部,針尖頂住感應部位守氣1分鐘,然後退針至皮下,將針向下呈30°角刺入1.2寸左右,同樣得氣後施溫通針法,使患者感覺肩關節有抽動感,守氣1分鐘;再退針至皮下,如此反復操作3次。使患者肩關節部感到溫暖舒適,囑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