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, 2019的文章

聯合國教科文組織,《中醫針灸》四位代表性傳承人 2019年11月26日

圖片
世界針聯的微信官方帳號,昨天公告的訊息中,有兩則引起我的注意:
———— 針灸非遺,未來可期——「中醫針灸」入選人類非遺名錄九週年系列活動在京舉行
針灸的國際教育、傳承與推廣之分論壇在土耳其順利召開 ————
第一則訊息,是關於《中醫針灸》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。 第二則訊息,其中,世界針聯傳承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吳濱江教授,參與了這次活動。而我,是這個傳承工作委員會,2017年12月在衢州換屆改選後的副主任委員
2010年11月16日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」(UNESCO)通過申遺審查,將《中醫針灸》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項目的“中醫針灸” 有4位代表性傳承人,程莘農、賀普仁、郭誠杰、張縉。每年在大陸都會有相關的後續活動舉行。
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」(UNESCO),《中醫針灸》相關網頁

學者們所記錄,辛苦的申報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過程:
朱兵, et al., “中醫針灸”申報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文本解析. 中國針灸, 2011(03): p. 193-197.
四位代表性傳承人中,張縉教授曾經在2007年來過長庚紀念醫院講學,2014年台北市中醫師公會的國醫節國際研討會,曾經第二度來台講學。日前,2019年9月28日,我特地去衢州,參加張縉教授的九十歲華誕。身為張縉針法學術流派八位主要傳承人之一,八位之中,除了他的嫡傳弟子(兒子、女婿)之外,大概就算我,最常聊起與張縉教授學習過程的點點滴滴。這次衢州行之後,我寫了篇網誌:
古典針法傳入台灣傳承錄~張縉教授部分 2019年11月01日
其他三位代表性傳承人: 程莘農(1921.08.24—2015.05.09) 賀普仁(1926.05.20—2015.08.22) 郭誠杰(1921—2017.05.07)
郭誠杰教授,2012年08月07日,我在甘肅靈台的研討會,聽過他演講乳癌的針灸治療。
程莘農教授系統,現今在針灸界活躍的,是他的孫子,北京中醫藥大學程凱教授。我在2014年06月15日哈爾濱認識他,『世界針聯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中醫針灸傳承工作委員會成立大會』,後來,2014年07月17日,他來長庚紀念醫院參訪,還特地到診間找我合照。
賀普仁教授系統,我熟識的好朋友,是賀普仁傳承工作室主任,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中醫醫院針灸科王麟鵬主任,曾經在2015年3月,邀請他來台北市中醫…

古典針法傳入台灣傳承錄~張縉教授部分 2019年11月01日

圖片
用這個標題,可能不少人會有意見,我在網誌『「同精導氣」針法臨床應用』,提過“多年來始終認為,與我接觸到的多個大陸名門大派相比較,網路上流傳台灣四大派中的兩個派,其實根本沒傳進台灣”,或許是我見識淺薄,在古書或針灸教科書上的“燒山火”、“透天涼”、“飛經走氣”等等眾多古典針法,在求學或教學醫院受訓過程中,從來都未曾見過,也未曾聽聞過哪邊的專家前輩,『真正』會操作出這些絕技,當然就更不必盤算,要找哪位老師才能學得會。一直到2007年黑龍江張縉教授,2008年甘肅方曉麗教授,來長庚紀念醫院講學之後,才讓我真正開了眼界,能夠一窺針灸名門大派的堂奧,進而能夠登堂入室,讓這些古典針法傳入且留在台灣。

上個月9月28日,特地到浙江衢州,參加了張縉教授的九十華誕壽宴,(見網誌『張縉教授九十華誕暨中醫針灸弟子傳承文集』),兩天後的9月30日,張縉老師身邊的車延萍車姐,微信傳來語音訊息,大致是說:“你再好好準備一下,下一步我們要出一本弟子傳承錄。側重在,怎麼傳承,如何傳承。你那資料已經比較多了,把一些東西,到時候再完善一下。再說,當時老師看完你那底稿吧,就說嗯,還是薛宏昇整的行。”,(她說的底稿,是指七月份我為張縉老師九十華誕文集寫的文章)。
當時最後一句話聽不清楚,請車姐再說清楚一點,她回說:『老師說還是薛宏昇整的比較清晰和系統。邏輯、思維概念比較強,做事的框架、體系,都是延續下去了,…老師昨天拿着你這個底稿跟我們講,我說你看薛宏昇,從他理順這件事情的時候,第一點是如何跟你結緣的,第二點,我是如何學習的,第三點,張縉老師是如何教的,第四點,我是如何做的,他就把自己點說得很清晰,用圖片和文字,它不是光用圖片,變成了圖片,穿插的也挺好的,我覺得嗯,老師用你這個又給我們當時講了一個案例。』。
還記得先前,『張縉90生日-弟子祝壽文集籌備組』微信群中,車姐在2019年07月27日,貼照片說:『這是老師已經看完的弟子文章,老師看後很高興,認為弟子們都是在臨床上真正在應用手法做了才能寫出這樣的文章!』

2019年8月8日車姐又貼照片說:『老師己經在看稿了』

兩張照片中,張縉老師都是在看我寫的文稿耶!邊竊喜又邊擔心其他同門門生會吃味。聽了車姐轉述張縉老師前面的評論,我自己再把文稿拿出來重看,當時車姐認為我寫得很客氣很保守,她曾經建議我可以再盡量發揮,但我覺得點到為止就好吧。重看後仍覺得,不就是記流水帳似的…